UP | HOME

宗教会如何消亡?

Cortez-fights-the-Aztecs--010.jpg

图1  宗教受到挑战:1520 年,荷南·科尔特斯率领 200 西班牙和 5000 印度士兵挫败一支阿兹太克军队

如果宗教是生成的,它们也必将会消亡。但这将会如何发生呢?我想,我们可简单认为,因为人们意识到科学更好,从而导致了宗教的消亡。显然,越多的人用科学取代宗教,人们就越会认识到有组织的宗教的荒谬。

另一方面,社会也将会更换其组织形式,在这种形式下,宗教思想会显得毫无意义。有意思的是,在 19 世纪的日本,自从美国的炮舰打开了它的闭关锁国后,却发生了相反的过程。根据芝加哥大学出版社一本新书,起初日本社会并没有“宗教”的概念;后来,作为现代化进程的一部分,一些社会活动和信仰开始形成“宗教性的”,而其它的则归类为“非宗教性的”。我不知道这种解释可否应用于 17 世纪基督教的传播,以及后续几代人的残酷镇压;我还在等待新书的到来。但这个过程仅仅是貌似有理,类似这样的事情也可说成是今天“世俗化”的一部分。

但是,正在发生的事并不是由于不再认可那些原先以为神圣的东西而摒弃教条。与语言的改变类似,这是一个常规的与个人无关的过程。它不再是由纯理性所驱动的。这样想来,雨中被扔在路边的泰迪熊和穿着蕾丝花边长袍的男人,这些都与“宗教的”没任何关系。当然,路边被碾压的泰迪熊还可视为是我们对道德恐惧的有意义的象征,而短衫男青年则不再会是将我们与文明核心相连的牧师,他不过是自命不凡的小屁孩。

一百年前,情况可能会更加荒谬,完全是对宇宙自然规律反其道而行。很难说这是在进步。它仅仅是改变——演化,如果你喜欢这样说。

或许,用诸神死了比宗教消亡更容易理解。如果我们对宗教依据其涉及的崇拜形式进行分类,你就可以确认,对特定神的崇拜的消亡即可视为这种宗教本身的消亡。这样的话,我们可以确定,阿兹太克人的宗教已经随同他们的诸神消亡了,随同消亡的还有成千上万的其它我们无法再重建的宗教,以及那些所有史前的我们未曾得知的宗教。罗伯特.贝拉在这方面的论述很精彩:“或许,美索不达米亚文化的终结不是以最后一份楔形文档的产生为标志,而是以最后一位祈祷者皈依马杜克1 或者阿舒尔2 为标志,但对此我们无纪录可查。”

非学术性探讨可在特里·普拉切特的《无名的诸神3 中找到,小说里设定了一个沙漠,其中充斥着干瘪将朽的诸神,如果找不到信仰自己的人,他们就会一起消失掉。基于这本书,我曾经在一个牛津学院里向惊呆了的福音派集会进行过反宗教布道。普拉切特,曾经是英国国教的孩子,他低估了宗教仪式的重要性,又高估了信仰,但确定无疑的是,若无人向他们祈祷,诸神必亡。对诸神的信仰有一些微妙但很重要的区别。有种感觉,我可以信仰索尔,如若有一刻不再信他,这对一个教徒就足够了。因此,亵渎神明会杀死所有的神,而渎神成功的结果就是从此不再允许对神明不敬。

但是,对于有组织有文化的宗教还存在其它的威胁,这也是宗教视为潜在危机的。这就是异端:错误的信仰和神职方式的改变。这方面最有意思的内容是 C·S·刘易斯4 对女性神职人员的谴责。她们可能会,他说,创造一种新的宗教。是的,当她们出现时,我们可看到,她们的出现是对旧宗教的简单的、必然的发展。她们仍然是神职人员。就是这个事实,它比其它任何东西更能揭示宗教的生存和演化的本性。可能不会有第一个基督教,这与可能不会有第一个智人种一样。我们可以看到宗教的产生、消亡,但产生与消亡的时刻可能永远是个隐藏的谜。

〖文章来源〗:

脚注:

1

马杜克, Marduk, 古代巴比伦人的主神,原为巴比伦的太阳神。

2

阿舒尔, Assur, 古代亚述人崇拜的主神和战神。

3

Small Gods. 特里·普拉切特, Terry Pratchett, (1948-), 英国著名幻想小说家,有“幻想小说家超级巨星”之称。

4

Clive Staples "Jack" Lewis, C·S·刘易斯,《纳尼亚传奇》的作者。

版权所有 ©2015: 译:心蛛 | Date: [2013-10-05 六 22:43] | Generated by Emacs 24.4.1 (Org mode 8.3.2), Validate, 88x31.pn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