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 | HOME

方舟子、科学公园及一点随想

在方舟子参与的诸多网络论战中,与科学公园的这次算是我靠得最近的,其余均是观望。我不是那种好斗的人,不喜欢狠话,不喜欢斗嘴,除非到最后忍无可忍的地步,一般情况下,对于感兴趣的话题只喜欢发表一点相对温和的评价,或者对已经发生的事情做一点总结。曾试图去总结科学公园的这段经历,但想到有很多资料、信息我是不知道的,即便是网络上公开的那些我也没有全部去查看与分析过,故总结恐怕是无法做到了,只能把自己所了解的那一点点东西做个小结,谈点曾经的愿望与随想,算是与这件事情彻底做个告别。

方舟子是中文互联网上一个无法抹去的符号:第一个中文武侠网游《侠客行》、一份持续二十多年的网络期刊《新语丝》(1994至今)、无数的揭假事例及20多部著作。我的互联网经历始自FireBird BBS系统,最初能够在其上读到的值得注意的文章,多数的署名者是方舟子等人。面对这样的一位互联网的前辈,我没有全面评价的能力,一直是远观并欣赏着。

我对科学真正的兴趣是逐步培养起来的,经历过一段漫长的过程,其中充满着被误导、挣扎、反思、迷惑及稍有感悟的喜悦,已经无法回顾有哪些文章对我产生过影响,但这其中来自《新语丝》等期刊的文章占有很大部分。科学精神由一系列相辅相成的行为模式构成的,其中最不可缺失的是寻求逻辑自治、寻求实证及批评。寻求逻辑自治与实证,这个比较常见,在我的生活环境中,非常难见的是批评。国人喜好一团和气的传统让批评无处立身,因而,我最常见到的是恭维、打圆场,或者冷眼鄙视、侮辱与谩骂。一个最常见的误解是把挑衅、贬损当成批评,而把真正的批评又当成挑衅或贬损。在《新语丝》上常见到一些批评,是那种真正对事的分析,而不是常见的挑衅与贬损,这非常难得。从方舟子身上,可以看到非常难得的批评精神。

我有意接触科学公园始自其第一届无神论大会。参会之前,我并不知道方舟子会参加,只是有些好奇:无神论这样一个话题会有多少人真正感兴趣呢?我是个比较宅的人,对聚会有一种排斥,能够主动走出去参加这样的活动,全凭兴趣使然。在会上意外见到方舟子,是一个惊喜。由于这个活动是科学公园组织的,我开始有意接触它。当时,它吸引我的原因大致如下:其主旨是“脑中有科学、心中有道义”,我想看看它究竟会如何践行之;我对的科普有一点小小的想法,也许在新兴的网站中可以尝试一二;我想结识一些真正喜欢科普的人。

吴兴川很热情地邀请我加入了科学公园的QQ群。我并不喜欢QQ这种隐私收集及广告客户端上附加的那点聊天功能,在臃肿的程序中附加的那点功能让人有严重的失调感。我更喜欢清爽一些的电子邮件等形式,但科学公园内部的主要交流形式是它,我也就接受了。我在科学公园的大部分时间是在这个QQ群内。

我很快留意到,从QQ群内的讨论来看,科学公园缺乏足够的组织,其内部的QQ群除了聊天,真正的议事很困难。我开始为其规范化做一些思考,想努力让其正规运转。我介绍了Xmind 等脑图软件给大家,并绘制了组织结构图、审稿流程图、项目规划图等等内容,并把这些文件贴到QQ群中。做这些事情,实际上我是有一些私心的:我最希望做的事情是建立一个科学知识库,那么,一个运行规范的科普组织或许会因为我曾经的努力为这个知识库提供帮助。很遗憾,那个QQ群内没有对这些结构图、流程图等展开充分的讨论,有些人直言“看不懂”。这种“看不懂”的评价让我很纳闷:究竟是我想得太偏,还是脑图这个形式大家不习惯呢?也许,是大家的业余时间真的不多。

这个QQ群内的气氛倒一直是友好的,因此,即便是没有认真的议事,偶尔开点玩笑、说点有趣的事情,对于一个宅男还是有点吸引力的。尽管我曾经的想法没有得到讨论,留着聊天也行,所以,我偶尔有限度地卖卖萌,与群友的关系都还不错。也偶尔参加一两次线下的聚会,偶尔提提我那些图的内容,基本上没有什么回应。2015年初的一次聚会,大家讨论了未来的发展,考虑每个人的时间投入时,我问吴兴川:“我每周能抽出的时间不太多,能做些什么?”他说:“你就卖萌好了!”这句话似乎包含有很多东西,我似乎应该感谢站长对我的关心,毕竟我能抽出的时间真的不多。

三思柯南与方舟子究竟是如何吵起来的,我并没有追踪,因为这与科学公园没什么关系。三思柯南并不在那个QQ群内,但科学公园因为他涉及的一系列事情达到与方舟子翻脸的程度,这让我很奇怪。看来有很多事情是我不了解的,我也不想去了解。在方舟子提出文章授权事宜时,我对科学公园最后一次的努力,就是按知识共享及公益运行的思路修改了一份授权协议书,然后被莫名其妙地枪毙了。在方舟子公开另一份协议书之后,看到事情再无法挽回,连那点聊天的兴趣也没有了,我就退群了。事隔几个月后,针对该授权协议书仍然没有任何声明之类的东西,我也只得要求撤下自己所有的文章。

就做科普而言,除非是惊才绝艳之辈,个人也只能是写点可靠的小文章、做点有趣的程序等等,能够撰文成书的就稀缺了点,能够引领风向、持续传播科学知识及科学精神的人,更为罕见。然而,如果把这些个人短小精湛的作品汇聚起来,俨然是一股不错的力量。汇聚并组织这些零散的科普力量,这正是组织可以做的事情,因此,科学公园曾经想注册民营非企业的公益组织,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主意。不过,现实的难度也摆在那儿。

科学知识是日新月异的,科学概念也是不断变化并日益精准起来的。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分类学(taxonomy)、语义网络等等东西开始显示出其能量,这些东西会形成一个知识网络。建立一个可信的科学知识库,这或许会是科普的新形式,这也是我的一个小小的愿望。而这个愿望显然是个人无法达成的,因此,我曾寄希望于科学公园身上。然而,我真的看不懂其发展路线,我个人的精力也真的有限。那么,把这些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及想法做一个小结,算是一个告别吧。

此记。

-—

另注:科学公园有很多我不了解的情况,此文中所述的事情只是我所看到的。

版权所有 ©2015: 心蛛 | Date: | Generated by Emacs 24.4.1 (Org mode 8.3.2), Validate, 88x31.pn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