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 | HOME

“中药过敏”与医生的尴尬

注:原文张贴于单位内部的网络,转载于此。

我本来对中医是将信将疑的态度。也很早读过鲁迅的“中医都是有意无意的骗子”之类的论调,但没有细想。张功耀那篇《告别中医中药》引起了我的注意,通过仔细阅读相关的文章,将正反双方的论点、论据的对比,才让我最终肯定了鲁迅的论调,不过更进一步:“现代的中医都是有意的骗子”。我完全赞成张功耀等人的主张:推动中医中药退出国家医疗体系,回归民间。然而生活中,不得不面对强大的中医中药的势力,这主要来自于医院、同事、好友等等。中国人90%以上的“信”中医,这个结论可不是说着玩的,它化身为身边的每一件小事,时刻提醒着:你生活在一个中医信仰的环境中。因此,以身践行反对中医并不容易。

在彻底反对中医之前,我有过一次单独看中医的经历。那是“非典”期间,我义务给居民楼打消毒药水,不知道是中毒还是疲劳,得了面瘫。当时有位身边好友是个中医粉,可能与中医世家有些渊源,他推荐我去看中医。到了单位的中医科,一个40多岁的男子在了解了病情之后,迅速开了一些口服及注射的药,并没有中药,只是让我注意按摩,定时注射。不到一个月,面瘫好得很彻底。

确立了反对中医的立场之后,我有意无意向周围的同事好友提及中医的问题,得到的答复有三种:坚决的中医粉,对我愤怒有加;“中国智慧”的“难得糊涂派”,主张所谓的“谁有效信谁”;反对中医的。尽管所在的是一个科研单位,但第三类理性的人相对很少。到医院,起初小心翼翼的说不要中药,大夫一般还是给你开一两样。后来干脆在病历上注明“中药、中成药过敏”,本意是懒得给医生解释,结果适得其反,许多医生用一种极其不尊重的方式给你说一堆可能连他自己都不信的话,企图来改变你的立场。昨天去医院,儿子有点感冒,对大夫说:我们对中药及中成药过敏。大夫大惊,问我为什么不吃中药……开始一大堆毫无意义的推销!好烦。我说:“循证医学是你们的基础课,请向我科普一下什么叫循证医学,另外请告诉我哪一款中药通过了循证医学的验证!我也会向其他人推荐!”她无语。这些医生难道需要我这个外行来给他们普及循证医学的基本常识吗?

现代医药都必须经过随机双盲多期临床的循证检验才可以上市,并且每一项副作用必须明确,绝不可以像中成药那样标个“尚不明确”。那么,为什么医生在解释病因上没有耐心,在推荐中药上却耐心十足、不顾及病人感受、不厌其烦呢?我想,这是由大环境促成的。

医院里诊疗的费用很低,挂号费几乎可以忽略,医生及医院的收入主要靠的是药,这是个不争的事实。最能够体现医生水平的是他们对病情的分析与诊断上,而不是开药,那么低的诊疗费不仅是对他们医学知识的侮辱,更是对现代医学的侮辱。中国人的“智慧”这时候就体现出来了,那就是“药”!尽管现代医药在中国存在明显的滥用情形(比如抗生素),但毕竟那些药的副作用明确写在那儿,哪个医生也不敢过量,而且一旦出事,原因很容易查清楚。中药这时候就成了创收的法宝:一来上市不需要像现代医药那样经历长达十多年检验,最多半年一年,“新药”源源不断;二来,有巨大的群众基础,尽管有很多中医药的负面报道(比如许多中药会导致尿毒症、肾衰竭、砷中毒等等),但这些消息由于种种势力的作用被无限弱化,群众仍然爱中医中药,甚至许多人长年靠吃中药获得安慰,离开它就不自在,医院诊所已经变成了中药的主要销售地,公费报销里中药更是占绝大比例。医生的一部分收入来自于医药的提成,这部分可能也是主要收入。这样的情况下,医生不可能反对中药,那是断自己的饭碗,更何况有些医生尽管受过现代医学的训练却因缺乏基本科学素养而变成了“中医粉”。

想来想去,一个“中药、中成药过敏”的标识,只不过不想让医生尴尬,而我也可以坚持反对中医的立场,大家心领神会即可。但偏偏有医生不识这种苦心,要与你“辩论”,那也不必客气了,不妨直接质问:你到底学的是科学,还是跳大神?


2013-07: 补充部分个人评论内容如下。

很多人不解,我为什么如此反对中医。原因如下:

  1. 经历如此长时间的科学训练,尤其是逻辑分析的训练,我对得起自己的学识。我自学了许多中医的知识之后,对它自然而然的判断就是反对。
  2. 亲身经历的事情,令我对中医极度反感。爱人的同学在初中的时候,他父亲得了严格的肝炎,开了一副中药,因为病情严重住院,那副中药就没来得及吃。出院后,状态不错。他母亲觉得花了很多钱买的药,不吃了很可惜,就在家熬了,吃后不到四个小时,他父亲就过逝了。

有网友曾经有过一段非常经典的评论,转载一下:

五百年前的造纸术和现代比是渣渣;五百年前的印刷术和现代比是渣渣;五百年前的交通和现代比是渣渣;五百年前的采矿术和现代比是渣渣;五百年前的织布技术和现代比是渣渣;五百年前……但是,五百年前的医术却很牛哦!

内网中典型的回复:“中西医的问题目前还不能完全定论,争论也不会有什么结果,见仁见智吧,身体和生命是自己的,还是自己决定吧!”

答复如下:

在社会及国家层面,是否采用中医还是现代医学作为主要医学手段的问题,和是否采用汽车还是马车作为主要交通手段的问题一样,早已经有定论。即使已经有定论的东西,对某些国家或者社会团体依然会有特例。在中国大陆地区,中医进入国家医疗体系就是这样的一个特例。全世界近200个国家和地区,包括香港、澳门和台湾,只有唯一的一个行政区将中医纳入国家正式的医疗体系中,这是一个在未来终将成为千年笑柄的特例。不过,这没有什么奇怪的,就在百年前,这个国家还必须人人留辫子呢。中医的问题不是有没有定论,而是是否遵从科学发展观将之从国家体系废除的问题。

对于个人,是否相信中医与是否废除中医没有关系。相信的人总会有机会自行决定去看中医。只要有市场存在,就会有人行事,更何况有自愿受骗的人呢。不过,废除中医受益的是全体人:

  1. 不相信中医的人不再受中医、中药的困扰,比如无良医生不好好学习现代医学,偏偏在医院中用中医行骗。
  2. 相信中医的人可以少受一些中医之苦,比如将中药的毒副作用摆在你面前了,你总该小心一点了吧?那些因中药而造成的尿毒症、重金属中毒、肾受损等,也可以少一些。

再申明一下:我不反对任何个人相信中医,因为信仰自由,这与我也不反对任何相信宗教的人一样。但也请大家,尤其是医生,尊重一下没有中医信仰的人。就好比用佛教用语向基督徒劝导一样,用中医的玩意向无中医信仰的人解释东西是一种折磨,更惶论推销中药了!尽管多数时候,我还可以忍受。

版权所有 ©2015: 心蛛 | Date: [2012-09-12 三 10:28] | Generated by Emacs 24.4.1 (Org mode 8.3.2), Validate, 88x31.pn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